空运犀牛——环保主义人士也是蛮拼的!

新闻资讯 2020-01-28 22:43:14

  空运犀牛——环保主义人士也是蛮拼的! 工作人员首先把这头怀孕的犀牛的眼睛蒙上,然后移送到一个集结区,最后将其送往博茨瓦纳的某个公园里。这么做的目的是防止偷猎者盗猎,恢复博茨瓦纳的犀牛种群。一头犀牛可重达两吨半,将其聚集在一起尚且不易,更不用说把它装进板条箱里,通过飞机运送到国外。空运犀牛——环保主义人士也是蛮拼的!不过这正是众多环保主义人士目前在做的事情,他们试图将100头犀牛从南非运送到博茨瓦纳,以防止偷猎者,进而重新复苏野生犀牛的数量。“犀牛保护面临严峻的形势,因此我们才把犀牛从偷猎高发区运往相对安全的地方,”Dereck Joubert说道,他是博茨瓦纳奥卡万戈三角洲的野生动物电影工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环境保护人士。据估计,非洲现在大约剩下4000到5000头黑犀牛和20000头白犀牛,同时每7.5小时就有一头被偷猎者猎杀,国家地理的驻地探险家Joubert说道。每年有1000多头犀牛被猎杀,大部分犀牛的牛角被销往越南等国的黑市。在黑市上,犀牛角被作为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销售,每公斤售价可达65000美元,不过西方科学家却对其宣称的疗效嗤之以鼻。“这都是骗人的,什么效果也没有,其实跟我们的手指甲没啥两样。”Joubert说道。去年,Joubert和妻子Beverly发起了一个名为“犀牛无国界”的非营利性活动,最近他们将10头犀牛从南非过分拥挤的自然保护区转移到了该国一个隐蔽的集结区。目前这些犀牛正在接受疾病和寄生虫的治疗。几个月之后,它们将被运输飞机送往博茨瓦纳北部的一个秘密公园里。此前,环保主义人士曾空运过犀牛、大象和其它动物,不过与Joubert夫妇的计划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此次的运输将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犀牛空运。到2015年年底,他们的团队有望再运送25犀牛,明年还将运送65头。运送一头犀牛的造价高达45000美元,因此这是一次昂贵的行动。此外,每一次运送任务都要历时数月才能完成。为了降低运送期间对犀牛造成损伤的风险,一个“犀牛无国界”团队将一头注射了的犀牛的牛角锯短(全程无痛感)。大规模转移为了遏制猖獗的偷猎活动和复兴不断缩减的犀牛种群,几十年来狩猎场经理一直在转移犀牛。有些转移是在私人狩猎场之间进行的,更多的则是在非洲政府资助下展开的,同时得到了一些如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等非营利国际组织的支持。目前,犀牛和一些其它动物正被运往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的更安全区域,以使其远离偷猎横行的莫桑比克边境地区。2003年到2010年期间,为了恢复赞比亚的犀牛种群,有25头南非犀牛先后被空运到赞比亚,该国的犀牛在1993年就灭绝了。Joubert夫妇希望将博茨瓦纳当前的野生犀牛数量翻一番,在未来的几年里从现有的77到100头增加到200头。在现代狩猎出现之前,博茨瓦纳的犀牛种群比较繁荣。而如今,世界上大约80%的野生犀牛都生活在南非。对犀牛来说,博茨瓦纳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国家,部分原因是该国的人口只有200万,而南非的人口则高达5300万,因此博茨瓦纳的犀牛受到来自人类的威胁要小的多。此外,博茨瓦纳政府调动了军事力量抵御偷猎者,还针对偷猎者出台了一项“格杀勿论”的争议性政策。Joubert表示该国的腐败程度相对较低,与非洲其它国家相比,政府与偷猎者狼狈为奸的情况也较少。如何空运一头犀牛实际上,运送犀牛要比听起来复杂的多。首先,Joubert的团队要与南非的狩猎场经理协作,找到自然保护区中栖息地过于拥挤或面临严重偷猎威胁的犀牛。国际拯救犀牛协会的会长Cathy Dean表示,狩猎场经理会在达到承载极限的栖息地寻找犀牛。犀牛的数量越接近极限值,其出生率下降的就会越多,也就意味着犀牛的数量会变的更少,Dean说道,她没有参与Joubert夫妇的项目,但是一直通过位于伦敦的慈善团体资助其它犀牛转移项目。选定犀牛之后,狩猎监督官通常会乘坐直升机用镇定剂射击它们。接下来工作人员会将犀牛捆绑起来,蒙上眼睛,注射镇定剂的解药,然后把它关进笼子。为了减少传染疾病的可能性,犀牛的身体和牛角中会被植入芯片,同时保持隔离六个星期。“这也意味着如果偷猎者猎杀了犀牛我们能够立即发现,”DereckJoubert说道。当犀牛适合进入新家时,工作人员会将其装进商业货运飞机,一趟航班最多运载5头犀牛。Beverly Joubert称航运更能防止偷猎者,还减少了犀牛保持麻醉状态的时间,不过比起陆运,空运的费用更高。航运犀牛的死亡率为2%到5%,大部分是由于注射的镇定剂过多或运输期间温度过高导致的,不过兽医已经成功降低了犀牛的死亡率,Joubert夫妇说道。为了避免冲突,这些犀牛最终会被释放在之前没有犀牛占据的栖息地,Beverly Joubert说道。犀牛到达新家之后,短时间内就会用粪便标记自己的活动领地。到目前为止,“犀牛无国界”团队运送的只有白犀牛,不过他们计划最终会运送一些更濒危的黑犀牛。他们更倾向于运送年仅几岁的犀牛,因为这样的犀牛生育时间更长。“犀牛无国界”项目是多方合作之下促成的,包括Joubert夫妇的北美大平原基金会和北美大平原保护旅行公司以及游猎旅游公司And Beyond。目前,该夫妇已经为项目募集了28万美元的资金,大部分是通过网络筹集的小额捐助。Beverly Joubert表示,该项目长期成功的关键在于确保博茨瓦纳的当地社区能通过犀牛生态旅游获益。在南非,一些当地社区之所以支持偷猎者是因为能获得贩卖犀牛角的部分收益。“犀牛无国界”项目也收到了一些外界的批评。南非的狩猎监督官Bruce Leslie对媒体表示,转移犀牛能否有效的防止无情的偷猎还有待观察。当被问及保护资金花在转移犀牛上是否值得时,国际拯救犀牛协会的Dean称“动物保护没有一体适用的方法,你必须考虑某一个具体项目的目标,同时考量是否有更廉价的方法达成同一目的。”DereckJoubert反驳说非常时期需要采取非常手段。“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做一些产生积极影响的事情,只空谈非洲野生动物在不断减少却不采取任何解决措施,这样没有任何好处。”

  

编辑推荐

新闻资讯